杭州AG8亚集团五金製品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571-
郵箱:service@qdcrsolar.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食品添加劑之憂:還有多少麵粉增白劑

編輯:杭州AG8亚集团五金製品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食品添加劑之憂:還有多少麵粉增白劑
要杜絕非法添加劑流入市場,最重要的是厘清各個部門的職責,監管執法部門常查常管,做好平時的管理,亡羊之前補牢

近日,多家媒體爆出,火鍋的“獨家秘笈”竟然是“化學火鍋”。12月15日,衛生部監督局網站對是否禁止使用麵粉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和過氧化鈣公開征求意見,被食用多年的麵粉增白劑的安全問題麵臨重新考量。

“蘇丹紅致癌風波”、“三聚氰胺致嬰兒患腎結石事件”、“瘦肉精中毒事件”……在非法使用添加劑的事件上,中國老百姓曾多次被“埋單”。

一時間,對食品添加劑的擔心“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合法與非法

食品添加劑都是些拗口的化學名稱,本該難以記憶,但街頭巷尾的百姓隨口都能舉出幾個相關的例子。比如吊白塊添加在腐竹、粉絲等食品裏,用於增白、保鮮,但會造成中毒者肺、肝、腎係統的損害;致癌物蘇丹紅用於辣椒粉的著色……

公眾對此的知曉,源於非法添加劑曾在中國造成的悲劇觸目驚心。那麽,添加劑到底能不能用?何為合法,何為非法?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研究食品安全法的王宗玉教授說,目前消費者對於食品添加劑“談及色變”的反應,是因為將非法添加劑歸入了食品添加劑的範圍。非法添加劑是指國家允許使用目錄之外的添加劑。濫用添加劑指的是不按規定量使用國家允許的食品添加劑。吊白塊、蘇丹紅、瘦肉精、三聚氰胺……這些都屬於非法添加劑,是生產商家為了減少成本增加收益而加入食品的,並非食品添加劑。

王宗玉介紹,目前國家主要靠控製生產使用食品添加劑許可證和公布可以使用的食品添加劑的目錄,來控製食品添加劑的準入。通常情況下,一種添加劑的合法化,要經過申請、評估、審批等多道程序,需要獲得使用許可證。王宗玉透露,目前市場上的非法添加劑,大多都是屬於未申請的情況。

食品添加劑的“主存派”堅持,食品添加劑是現代食品工業的靈魂,在食品加工製造過程中合理使用食品添加劑,既可以使加工食品色、香、味、形及組織結構俱佳,還能保持和增加食品營養成分,防止食品變質,隻要按規定、按標準使用,添加劑就不會造成對人體健康的損害。然而,誰又能切實保證不會過量呢?

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規定,使用食品添加劑有兩個條件,“一個是確有必要,另一個是經過風險評估證明安全可靠”。此外,已經製定的標準還應該根據使用結果及時調整。如此規定,是因為幾乎所有的食品添加劑,如果長期、過量食用,都對健康有害。

把所有的食品安全問題都歸咎於食品添加劑,可能有失公允,但也不能否認,絕大多數食品安全問題都跟食品添加劑有關。目前列入國家標準的有2500多種食品添加劑,那麽,它們是否都是“確有必要”?目前證明安全可靠,能否保證今後不被發現有安全問題?

檢測方法標準缺失

據記者了解,早在1995年,蘇丹紅就被確定為致癌物。隨後的1996年,中國在食品添加劑衛生標準中明令禁止使用。然而,直到2005年“蘇丹紅事件”爆出,蘇丹紅才成了全國各地質監部門的徹查對象。也就是說,事件爆出之前近10年的時間裏,中國並未出台相關蘇丹紅的檢測方法和標準。這等於,蘇丹紅雖被禁但卻從未檢測過。

同樣的教訓繼續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再次上演,三聚氰胺的損害造成之後,相關部門才開始著手查處,而滯後的查處隻能是在群眾的輿論壓力之下,將“風口浪尖”上的企業“拍死”了事,治標不治本。

近來,同樣又是媒體爆出,火鍋添加劑大行其道,不僅出現在南京、北京,其他地方也不少見。同樣,火鍋添加劑不該是“不明添加物”,關於能否使用或如何使用,本該有統一、可行的標準,不可缺乏必要的行業規範。然而,中國食品添加劑和配料協會有關人士卻稱:“我國有關複合食品添加劑的通用標準還在製訂過程中。”顯然,相關部門對火鍋添加劑的事前規範處於無序狀態,讓生產廠家和火鍋店鑽了政策的空子。

火鍋添加劑引出的另一個問題是,對於餐飲服務環節能否使用食品添加劑,如何有效控製用量和範圍等問題,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對於食品添加劑的使用量以克作為計量單位,殘留量以毫克作為計量單位,而我國餐飲業絕大多數不具有精密計量的能力。《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為保障公眾健康設定的使用量和殘留限量標準流於形式。

根據質檢總局2009年修改的《食品標識管理規定》,在食品中直接使用甜味劑、防腐劑、著色劑的,應當在配料清單食品添加劑項下標注具體名稱;使用其他食品添加劑的,可以標注具體名稱、種類或者代碼。而由於餐飲業不具有定型包裝的特點,很難做到對每一個菜品標注食品添加劑的相關內容。

記者調查發現,市場上的火鍋添加劑產品大多印有QS標誌,相關證件齊全。但是,這隻能證明這些產品“從理論上說是合格的”。對於這些火鍋添加劑的生產過程與事後監管也都處於缺失狀態,類似的隱患隨處可見。

而看看我們平日食用的袋包裝產品,大多隻會注明添加了食品添加劑,而鮮有對具體的添加內容給出明示,即使明示也是一些拗口的化學名稱,普通百姓根本無法判別安全與否,可見,對於鑒定食品的安全與否,消費者仍是“手無縛雞之力”。

要避免和減少類似事件的發生,“執法部門必須像殺毒軟件一樣常態掃描。”王宗玉認為,主要的工作還是先前的預防,平時的管理,亡羊之前補牢。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從事營養與食品安全研究的人士向記者談了他的看法。他表示,中國的食品安全不是沒人管,而是管的人太多。農業、質監、衛生、工商、藥監、城管、出入境檢驗檢疫等眾多部門,都有管理食品安全問題的職責和權限。而有關食品安全方麵的法律法規則分散於《食品衛生法》、《產品質量法》等幾十部法律法規中,沒有一部統一的法規涵蓋食品從農田到餐桌的各個環節,出現問題難免互相推諉。

還有多少“麵粉增白劑”

記者了解,關於麵粉增白劑的安全問題,早在2001年,中國糧食行業協會、中國糧油學會就曾聯合國內65家大型麵粉加工企業聯名向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遞交“關於修改《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禁止使用麵粉增白劑”的建議。

在麵粉增白劑是否應該禁止的爭論中,原商業部糧油工業局局長王瑞元的態度是“在有生之年如果看不到禁用,死不瞑目”,而中國食品添加劑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君石堅稱“增白劑是無害的”,並有中外科學家的實驗支撐。“主禁派”和“主存派”意見分歧頗大,難以統一。

直到今年12月15日,衛生部監督局網站才對是否禁止使用麵粉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和過氧化鈣公開征求意見,即使通過,也要等到明年12月起禁用麵粉增白劑。

一個麵粉增白劑,就要10年的等待,市場還有多少類似的麵粉增白劑的食品添加劑在使用?

與過氧化苯甲酰一樣,許多食品添加劑的作用,隻是為了改善食品的色、香、味等,除此別無他用。比如,甜味劑、增稠劑、著色劑、護色劑、香料等等,不新鮮的肉可以用嫩肉粉“扮嫩”,沒骨頭的骨頭湯可以被“一滴香”攪渾。

王宗玉告訴記者,這類情況非常普遍。比如手紙中為了增白添加銀光粉、毛發製作醬油、滑石粉加入小麥(2561,19.00,0.75%)……目前都在繼續使用。允許加入過多、沒必要的添加劑,不但有損人的健康,而且為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機。

對於食品添加劑的安全性,我們無法做人體試驗,除非患者的食物來源很單一。對於因為添加劑造成的傷害事件,消費者也很難取得資料,證明損害事實。對於監管部門而言,目前添加劑的種類已達2300餘種,對每一種合法添加劑的含量都進行全麵監控,事實上存在著成本難題。然而,對於某些企業來說,添加非法添加劑卻是直接的利益鏈條,在巨大的利潤之下,光靠企業的自覺肯定是遠遠不夠的,尤其是市場上的小作坊。

王宗玉表示,任何行業都是各方利益的博弈,“屁股決定腦袋”。禁止使用食品添加劑對普通百姓來說,當然是酣暢淋漓的,但政府出台政策也要考慮企業的生存,需要一個過渡期。然而,任何利益都不應淩駕於人的安全之上,對於隻解決色澤、外觀、口感的食品添加劑當禁則禁,不能姑息,同時應該讓目前允許使用的食品添加劑目錄逐漸退市。
上一條:油酸酰胺(芥酸酰胺)在塑料中的應用 下一條:食用油裏可能有哪些毒?